热点游戏2019国考面试热点:毁掉孩子的是手机游

  刚刚过去的暑假里,手机成为不少孩子,特别是农村孩子亲密的“玩伴”现象引发广泛关注。有媒体记录了一个农村初中生的“游戏一日”: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组队“推塔”,中午匆匆扒几口饭又去“吃鸡”,夜里两三点还在“鞍刀咆哮”即便困得手机要砸脸上的时候,也要“血战到底”。

  令人忧虑的是,这种情况并非个案,如今终日沉迷手机游戏无法自拔的农村孩子越来越多。中国社科院一项问卷调查数据显示,留守儿童的游戏时间要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每天玩4-5小时”的占比分别是18.8%和8.8%,金皇朝平台“每天玩6小时以上”的占比分别是18.8%和8.2%。

  (《新华网》2018年9月04日:《“不玩游戏干啥” 莫让手机成农村孩子最亲密的玩伴》 胡印斌)

  手机目前的境况大家没有发现也是如此吗?“低头族”“手机癌”“游戏迷”现在开始讲这股风刮向了农村的学生。高晓松曾在某一个节目当中说到,去过那么多国家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国民像我们一样依赖手机,24小时手不离机,机不离手。可见,不是农村如此,是全世界大概也就我们中国如此,这和中国式过马路一样具有中国特色。

  曾经在一边文章中看过,外国人谈恋爱娱乐活动是滑雪、冲浪、划艇中国人谈恋爱就是看电影。我们似乎不会给自己的生活找乐子,传统的玩物丧志的说法限制了我们对于娱乐的想象。于是,手机便成了没有选择之后的选择。而农村的孩子更是如此,他们的文化生活更为匮乏,精神贫瘠到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有一本课外书他们都视若珍宝,如饥似渴,更何况是手机。

  其实手机带他们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谁又能抵抗的住这种诱惑呢?我们大多数人带着大人的优越感、站在社会的角度去评判一个孩子做的对不对,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走进他们的内心,我们会因此去怪父母、老师、学校没有尽到引导号之责。我们看到那些被媒体报道的放大的恐慌时,我们最好的方法就是去问当事人。但似乎很少人真的怎么去做过。因为这似乎成为了一件公认的事情,已经不再需要去关心当事人怎么想的了。

  其实恰恰是这群在大众眼里每天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最有发言权。当问到他们对社会上很多对父母家人、老师的批评的声音怎么想的时,他们就给了五个字作为回答祸不及家人。孩子也有自己想法。他们对社会上很多人将自己玩游戏的错误归因到家人身上是很愤怒的。他们认为自己犯的错应该由自己承担而不是让自己的父母备受他人的无端的指责,但同时他们又认为自己的生活自己想做什么,无关人事没有权力对他们横加评判。